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河南全面禁放,无法律依据无民意基础的倔强
发布时间:2019-12-10 作者:辽宁烟花爆竹 浏览次数:3620

       2019年12月2日。年关将至。河南省濮阳县某镇。

        天气已然入冬,中原大地的冷风扯开人们的衣襟直往骨头缝里钻。

        可是刘先生(化名),这位濮阳县最大的烟花爆竹经销商,顾不得裹紧棉袄,只是呆立在自己刚刚投建完成不久的五栋花炮仓库面前,好久才发出一声粗重的长叹。

        推开沉沉的大铁门,映入眼帘的是满满当当的烟花爆竹。刘先生苦笑说:“这五栋仓库全都是满的,共计烟花爆竹将近10万件。

       ​ 正是烟花爆竹销售旺季,这个花炮老板为什么这么沮丧?刘先生硬邦邦抛过来一句——“不让卖呢!”

       ​ 不光是刘先生,河南所有的花炮老板如今都处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不光是濮阳,河南对花炮的围追堵截已经遍地开花。对于这个产业,对于这个产业的156家公司,一二十万从业人员,严冬切切实实地摆在眼前。

       ​ 危险     1288万件烟花爆竹在仓库堆积如山

       ​ 2019年4月1日,濮阳市政府出台《濮阳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濮阳县、清丰县、华龙区、开发区、工业园区、示范区行政区域内,全年全域禁止经营、燃放烟花爆竹;南乐县、范县、台前县人民政府决定本行政区域禁止经营、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和时段。

       ​ 紧接着,焦作、新乡、周口、开封等地市全都展开了要不要禁放烟花爆竹的讨论。虽然各地的情况不完全相同,但是基本上是——或者已经禁放,或者在研究禁放,或者对公众“喊话”要禁放。

       ​ 以濮阳市的禁放令为例,明确规定“濮阳县、清丰县、华龙区、开发区、工业园区、示范区行政区域内,全年全域禁止经营、燃放烟花爆竹。南乐县、范县、台前县人民政府决定本行政区域禁止经营、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和时段”。而市政府给南乐县、范县、台前县这三县的自主决定权最终被“自主”为全面禁放——包括农村地区。

       ​ 禁放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烟花爆竹在仓库堆积如山,无法进入市场。在濮阳,在新乡,在鹤壁,在周口,在焦作……打开一间间仓库的大门,烟花爆竹成品无不是堆成了四五米高。这些装潢五颜六色的烟花爆竹,这会儿本该经由各零售商进入千家万户,喜迎新春。但是现在,它们静静躺在仓库里。

       ​ 但是烟花爆竹的这种“安静”可能只是表象。烟花爆竹对储存条件有着严格的要求。北方干燥的天气,加上如今的花炮老板因为禁放而忧心忡忡心急火燎,谁敢担保这一间间堆满烟花爆竹的仓库不是隐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 截至12月6日,来自濮阳、焦作、新乡、周口、鹤壁等12个河南地市的统计数据表明,这些被“封印”于仓库的花炮,涉及156家公司,总计1288万件,价值13.45亿元。

       ​  碾压    禁放令下企业权益“节节败退”

        濮阳县刘先生(化名)2011年开始经营烟花爆竹生意,公司仓库本来是在濮阳老城区。2017年,濮阳县城区禁放,他响应政府号召,于2018年9月将仓库搬迁到某镇的偏远地方,搬迁加上五座新仓库的标准化建设,前后花费1000多万元。没想到还不到半年,今年2月12日,濮阳禁放区扩大,该镇又在禁放区之内;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今年4月1日,濮阳市的禁放令下发,濮阳县全域禁放。

       ​ “这一系列禁放政策是追着我屁股发的!”刘先生很是焦躁,“如果去年说明白了要全面禁放,我就另有打算,不至于投进去1000多万!”

       ​  濮阳市安监局于2018年9月27日核发的一份烟花爆竹经营(批发)许可证显示,该证有效期为2018年9月27日至2021年9月28日。显然,在全面禁放政策下,这个许可证尴尬了。

       ​  同时,该市安监局针对烟花爆竹零售企业施行每年春节前后为期一个月的短期临时许可办法。2019年的零售许可期为1月24日至2月24日(农历正月20),但是2月12日(大年初八),安监局将所有零售许可证强行收回。

       ​  同样地,在河南境内,包括焦作、开封、新乡等施行全面禁放政策的地区,烟花爆竹批发企业的经营许可证绝大部分没有到期。而多地许可证快要到期的企业去换证,都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甚至有的干脆已经事实上停办。

       ​  郑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权力的让渡。政府政策的稳定,是对同民众的契约的遵守。朝令夕改,或者像群众所说“追着人家屁股”制定,导致群众利益受损,这最终不利于政府形象。

       ​  争论  烟花爆竹到底是不是雾霾元凶?

       ​  图片说明:辉县市的矿山开采被群众视为最大的环境污染源。

       ​  在政府部门看来,禁放政策实在是迫不得已。濮阳市应急管理局某领导介绍,受地形影响,濮阳市是一个大气环流比较特殊的地区,大气中悬浮颗粒很难轻易排放和消散,而且会不断累积。近年来,环保部、河南省在环保工作上给濮阳市的压力比较大。2019年大年初一晚上和元宵节前后,濮阳的PM2.5数值两次爆表。

       ​  同样地,今年大年初一凌晨,南乐县的空气质量达到重度污染标准,PM2.5数值爆表。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出台限放政策。元宵节前后,南乐县的PM2.5数值连续三天爆表,被国家环保部约谈。

       ​  对于将空气质量差归咎于花炮,花炮企业并不认同。鹤壁李先生(化名)经营花炮多年,他说:“每年也就那么一个月的花炮销售旺季,未免太高估花炮的‘贡献’了。”他查阅了12月5日多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指数,发现濮阳为中度污染,浏阳为良。

       ​  “这里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这会儿濮阳不是禁炮了吗,怎么空气质量还是上不去?二是,浏阳天天放花炮,怎么不见污染?”

       ​  对街头群众的随机采访表明,他们也不认为花炮是雾霾的元凶——濮阳县、台前县、范县、南乐县的化工企业是大气污染的第一罪魁。另外濮阳县还存在建筑工地的灰尘污染,台前县存在以小作坊、小企业形式出现的汽车零配件加工造成的粉尘污染。

       ​ 在辉县市,有群众指着裸露的矿山气愤地说:“辉县的污染源在矿山、化工、大型运输、造纸厂、水泥厂,关花炮什么事?”

博弈  政府为环保,企业为生存

       ​ 一个将禁放当作了环保工作的重点,一个面临市场消失、企业破产的危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沟通,从禁放的话题一抛出来就注定了十分的艰难。

       ​ 2019年8月,河南省开始大力开展“三散”污染治理,按照文件精神,烟花爆竹被全面禁止。10月23日—10月25日,四百多花炮产业从业人员在河南省环保厅门口静坐,反对全面禁放。10月25日,政府政策出台,禁放改为限放,静坐群众解散。

       ​ 11月4日,网络上开始流传一段视频。视频显示,河南省某副省长在电视电话会议发表讲话,表示要在河南全面禁放烟花爆竹。河南的花炮产业局面瞬间紧张——大家对这个讲话的分量心知肚明。

       ​ 担心没错。这之后,开封市攻坚办下文全面禁放、兰考县政府下文全面禁放、漯河市政府就全面禁放征求意见、商水攻坚办下文全面禁放、鹤壁市攻坚办下文全面禁放……

       ​ 花炮企业将副省长的讲话称为“体制内的带节奏”,深为不满。不约而同的抱怨是:“我们的许可证、营业执照还在有效期内。你要禁便该大大方方禁——出台文件,出台具体方案,合理合法合情做好补偿。为什么要甩锅给基层的公务员呢?”

       ​ 解读  全面禁放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 河南各地的全面禁放令,都提到了“违反禁放令”的罚则,即对于燃放烟花爆竹的,由公安部门进行罚款等处罚。具体施行又怎样呢?多地公安机关表明的态度是:公安机关应当遵从政府的命令;公安机关对公民进行处罚应当有相应法律依据。

       ​ 具体到“会不会对燃放烟花的公民进行罚款、拘留等处罚”,公安干警的态度多为笑一笑便岔开话题。

       ​ 众邦君注意到,法律界人士对此进行的解读是,对公民的处罚站得住脚,首先得要其依据站得住脚。现在问题出在各地出台的全面禁放令,本身就站不住脚,公安无法依照其规定去处罚公民。

       ​ 《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第28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这种授权,实际上包含的立法逻辑和立法价值指引,是授权县级以上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实是求是地决定合理的禁放范围、时间和种类,而不是简单地全面禁绝。

       ​ 这里的解读是:如果要全面禁绝,那么《条例》只需“全面禁止”四个字就可以将花炮的事情说得干干净净,而不需要一条条地作出细致规定;既然作出了细致的规定,那么就证明在依法管理烟花爆竹的时候,有很多的地方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 可见,所有的对烟花爆竹全面禁止的政策,是对选择性、授权性行政法规规范的曲解、滥用乃至僭越。

       ​ 结束这篇文章时,心情非常沉重——河南的环保压力确实非常大,但是这个锅该不该由花炮来背呢?问题还真需要进行更多的讨论。尤其是在春节将近,这个万家团圆的时刻,禁放政策已经深深地损害了一二十万从业人员的权益。

       ​ 10月22日,国务院发布《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围绕《条例》展开的讨论,众邦君认为这些意见值得社会普遍探讨——

       ​ 开展专项整治,就是督促地方和部门在环境管理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依法治理,规范自由裁量权,避免处置措施简单粗暴,从源头上解决急时“一刀切”问题,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环境权益和守法企业的正当权益,不断提升生态环境保护的法治化水平。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信息,期待您的精彩评论!
二维码辽宁烟花爆竹扫一扫
关注我们